herorange

我的世界的全部,在我的手上有一半,另一半在陌生的你的梦里。

我爱免费打印!!!眠狼大大的图印出来果然美美哒♥

【h2ovanoss】糖衣炸炸炸弹~●(上)

发布了长文章:【h2ovanoss】糖衣炸炸炸弹~●(上)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h2ovanoss】糖衣炸炸炸弹~●(上)》

"所有活着的人类,都是海里一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他们从海的此岸出发……"
鲲便是这其中的一条鱼,而椿,是他回到人间后不会记得的那么一个女孩。
一盏红灯笼,一盆海棠花,一袭红唐装,她便是椿。
椿说她欠他一条命,她要还清欠他的,纵使这困难重重。
"我希望你长大,长得比玻璃缸还大,比镜子还大,比桌子还大,比床还大,整个屋子都装不下你"
在鲲还是条小鱼的时候,这是椿最真切的希冀,但是转眼间,鲲已经足够大了,椿却要送他离开,因为她知道他不属于这里。而鲲则终要结束这段短暂的旅途,回到人间,开启他崭新的人生。

挺久以前的练习作。

“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种自己哪都去不了的感觉”
拔地而起的锁链缠绕着vanoss的双足,撕裂了他棕褐色的翅膀
颜色渐渐从世间褪去
风也静止了下来
“如果我像他一样,我是不是就能站在他身边,是不是就不会再渴求他”
——delirious——
天空的乌云逐渐散开,露出一抹鲜艳的蓝,刺痛了vanoss的眼睛
那是专属于他的蓝
低下头,vanoss静静地笑了

猫头鹰管家ovo

“Jonathan少爷,天亮了,您忘了今天是夫人过来的日子吗?”一个穿戴整齐的年轻男子缓缓地踱进Jonathan的房间,说着拉开了房间的窗帘让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与在床上睡懒觉的Jonathan不一样,evan早早就起来为一天的工作做准备了。
这是evan来到这所宅子当管家的第三个月,与刚开始相比,如今的evan已经完全习惯了在这所宅子的工作了,一切都比他想象中要好,除了这个出乎他意料的主人。
“嗯……什么夫人?什么!我妈今天要来,她不是才来过吗?evan,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间了!”睡眼稀松的Jonathan像受到惊吓一般突然清醒了起来,看着他如此慌乱的样子evan嘴角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现在只是早上八点而已,还有足够的时间让你把你那些不能被夫人看到的东西收拾起来”evan顿了一顿,转头看向Jonathan道,“所以你现在要过来换衣服了吗,嗯?我们亲爱的Jonathan少爷。”
evan话让Jonathan在大清早就羞红了脸,“我又不是小孩子,衣服放在那里我等会会自己换的。”Jonathan没有直视evan带着笑意的双眼,不情不愿地爬下床准备换衣服。
“这可不行,要是平日我就随着你了,但是今天是夫人过来的日子,我可不能让她看到你身上穿着皱巴巴的衣服,这会严重影响夫人对我工作的评价。”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才没有把衣服穿得皱巴巴的!是你们要求太高了!”听到evan的评价,Jonathan气急败坏地反驳道,但还是乖乖地张开双臂让他的管家evan给自己换衣服。
evan熟练地解着他睡衣的扣子,不一会儿Jonathan不加遮掩的身体便呈现在evan眼前,苍白的肤色让眼前的人看起来分外柔弱,无论看多少次evan都觉得自己的主人太纤细了,完全不像一个即将到三十的男人。
“好了,少爷洗漱完留下来吃早餐吧,今天的红茶是上次卢克少爷带过来的那种。”在evan给Jonathan扣上最后一颗衣纽后,他便表示要出去给Jonathan布置早餐了。
“嗯,你也和我一起吃吧。”Jonathan似乎很习惯让evan给他更衣,即便是一个成年男子把他的身体几乎看光了他心里也没任何的不适,只是随意地照了下镜子。
“这我可不能答应少爷呢,因为我在先前已经吃过了。”说着evan退后了两步,“那么我就不打扰少爷了,楼下见。”
Jonathan眯着眼睛看着evan走出房间的背影,心想这可真是个奇怪的男人,对自己一点都不敬重,还常常调侃自己,而有时候却又突然客气起来,让他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什么鬼……呵”Jonathan笑着摇摇头甩开了这些奇怪的想法。“三个月了啊,时间过得真快……”Jonathan回忆起了evan刚来时的情景,宅子里的老管家在三个月前因为身体问题不能再为这个家服务下去了,在临走前介绍了evan过来接任管家的职务,Jonathan还记得evan来的那一天,只带着一个小小的皮箱和一只叫vanoss的猫头鹰宠物,非常精简,这三个月以来这个家里并没有增加什么属于evan的东西,这让Jonathan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兴趣爱好,同时也让他担心evan是否还没习惯这个家。
——待续

evan急匆匆地赶去Jonathan住的公寓,就在半小时前,他们在电话里吵了一架,仅仅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
evan知道Jonathan最近一段时间里都过得很压抑,他的反常他都看在眼里,而evan却对此无动于衷。
不知是否Jonathan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以至于他准备告诉evan,告诉他自己的决定。
Jonathan最近一段时间里过得异常煎熬,每分每秒都让他痛苦不堪,而这些折磨都源于一个男人——Jonathan的男友evan。
Jonathan很爱evan,如果有人要他拿自己的命去换evan,他会毫不犹豫拿枪崩了自己的脑袋。
但是Jonathan却觉得他们无法走下去了,和evan在一起后Jonathan的压力与日俱增,他甚至觉得自己快要疯了,“evan,sorry,我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带着哭腔的呢喃轻轻地从Jonathan的齿缝中溢出,消散在死寂的公寓里。
“Jon…”满含担忧的呼唤从玄关处传来,直直地敲进Jonathan的心脏。
“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叫我的名字了”
Jonathan不禁这样想到,眼眶也不争气地红了一圈。
“别过来!evan!就站在那里!别过来!”蜷缩在沙发后面的Jonathan背对着evan叫道,没人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
“让我…让我把我的话先说完…evan求你了…”Jonathan不敢想象evan脸上的表情,他用力地深呼吸了一口气,并尽力理清酝酿在脑海里的话。
“evan,我很高兴我们能在一起,刚开始交往的那段日子我都要高兴疯了,每天都像在天堂一样。”Jonathan仿佛回忆起了那段他终生难忘的日子,眼神也变得温柔了起来,但随即嘴里遍扬起一模苦笑“可是我发现了……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上次你就因为我和你父亲吵了一架,还有那些舆论,一开始我真的以为自己能不在乎!那是我真是太天真了,我不想……我真的不想毁了你,不想毁了我们!”Jonathan意识到自己有点急了,他试着去调整自己的呼吸,却难堪地发现无论他怎样做都无法抑制自己颤抖的呼吸。
“所以…所以我们分手吧……为了你,也为了我”Jonathan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下去了,他知道他再张口眼泪和啜泣都将不受他控制地喷涌而出,他只能紧闭着嘴巴然后瞪圆了眼睛等待着离他身后数米的人给他一点反应。
而此时的evan脸上的神情出奇地平静,他甚至还呆呆地现在原地,没有答应,没有责问,没有走向他。
过了一会,Jonathan都没发现身后有任何的动静,久到他怀疑evan是不是认为他还有话要说所以没回应自己。
“呃…我已经说完了……”Jonathan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了身后的人。
听到Jonathan的话,evan愣了一下后绽出一张带着一点点无奈的笑脸。
evan脱下进门时还没来得及脱下的外套,然后缓缓地走向客厅的沙发。
Jonathan听到背后动静,压抑着滋生在心底的恐惧和不安,让自己看起来尽量的平静,等待着evan的到来。
evan走到缩在地上的Jonathan前面,看着他红红的鼻子和不肯看向自己的眼睛,无奈地叹了口气,慢慢的弯下身子蹲在Jonathan前方直视着他的眼睛。
Jonathan紧张地看着evan,想继续劝他分手,嘴巴却一张一合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却从evan的眼神里读出了他的坚决,刚消停下来的眼圈又瞬间红了。
“Jonathan,我们结婚吧。”evan淡淡地开口,语气中却饱含爱意和温柔。
突如其来的求婚让Jonathan的大脑混乱了起来,他刚刚明明说着相反的事情,他该觉得evan没有在乎自己的感受,他该生气,因为evan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痛苦,他该……
可是Jonathan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地看着evan,在他准备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听到的却是自己断断续续的抽泣声,眼泪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布满了自己的脸。
evan看着这样一张哭得像个小孩的脸鼻子也不禁酸了起来。他伸出手用拇指抹去了Jonathan停不下来的眼泪,并且咧开嘴笑着对Jonathan说道:“嘿,别哭了,先答应了再哭”,闻言Jonathan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整张脸也因为边笑边哭而扭曲了起来。
“噢,戒指我也还没买,明早一起去挑如何?要不就买个你最喜欢的teddy熊的……”Jonathan没有让evan继续说下去,而是扑进了evan的怀里,因为力气没收住两人直接倒在了地板上,而Jonathan就趴在evan的身上再也不加抑制地放声大哭起来。
evan合拢双手给怀里泣不成声的人儿一个温暖结实的拥抱,并用手掌像哄婴儿一样轻轻拍着Jonathan的背,嘴上说着些不找边际的事,而Jonathan则在啜泣之余时不时抽空答应着evan,虽然他现在无法发出“嗯”以外的声音,但这并不阻碍他们的交流。

——关于他们的未来